三个粒。

佛系文手,随缘发文。
bg一生推
关键词掉落:张倬闻、余少群、馨子、路晨、楚留香、耀菊、萧忆情

【斌雪】同归•肆

「肆」

绿姬被突然近身的飞空斩唬了一跳,弯眉皱起侧身躲过身前一击,运气使轻功跳起,一脚踢开飞空斩。同时身体借力向后方退开,法器回到赵斌手里时,她已然稳稳当当落在地上。手中镰刀向前一横,做足了比试之前的准备。


赵斌一手拿着飞空斩,一手帮忙扶起少年。"你能搞定她吗?"白雪让身受重伤的少年枕上自己臂弯,抬头望着赵斌。直到对方给她递了个"绰绰有余"的眼神,她才低下头去,将真气汇聚在掌心,源源不断地输进少年体内,试图为他争取到一丝生机。


绿姬这下子看清了面前这两个人,抱着少年的姑娘看起来有点眼熟,像是在某个地方见过一样,倒是这个护在她身前的男人眼生得...

[斌雪]同归·叁

为首的是一名女子,一身橙黄色衣裙在这一队人中十分引人注目,衣料贴身腰肢纤细盈盈一握。她面上虽带着面纱看不清容貌,可手中那一把死神镰刀一般可怖的武器却已经暴露了身份。赵斌陈亮还住在原先那个小木屋时,就曾在出发去到云荒大陆之前听李修缘说起过这样一号人物。

“有女绿姬,行踪诡异,擅使镰刀。冰族女将之一,身携剧毒,无人知其来历。”

赵斌低声将这几句话告诉白雪,白雪半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那人,她疑惑道:“听你这么一说,倒真像是什么绿姬。可是,她一个冰族人,到天阙来做什么?”

赵斌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他的目光落在绿姬身后那两个人身上。其中一人穿着冰族士兵的衣服,一看就是负责押送犯人的小兵,而另一个人看...

[斌雪]同归·贰

————
“东方之山名为'天阙',中州来此者过此山,便到达传说之地。自此山来,草木葱茏,其林方三百里。其上多玉,其下多青碧。山中有山鬼,名魅婀,形如少女,骑白虎。山中草木皆有灵,百年以上者幻化实形,听其驱使。比翼鸟在其东,其为鸟黑、赤,两鸟比翼,其状如乌,五采而赤文,比翼双飞,为仙人座驾。山中有兽,其状如马,一角有错,额心有白星,生双翅,可飞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[斌雪]同归·壹

“亮亮,你说说那个赵斌,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。”

“师父?”像是隔着遥远的荒漠、跨越了千里地才传入赵斌脑海中的声音将他惊醒,他本能地睁开眼,入目却是木质的天花板。但当他被窗外透入的阳光刺得眯缝起双眸的时候,似乎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正对着赵斌面颊的是刻在木质天花板上的几行字,为首的是“李修缘”三字,空桑剑圣用剑尖在自己徒弟面前刻下他的名讳,落笔之处横竖撇捺清晰可见,遒劲有力,笔势豪纵。而在此之后,他不意外地看见了自己和同门师弟的名字。从一开始笨拙到如同狗爬一样歪歪扭扭的稚嫩字体,到最后每一笔都入木三分,是足以和李修缘相媲美的、属于剑圣弟子应有的手法。这是他和师父一起居住过...

[斌雪]同归

*大背景来自《镜》,参考沧月笔下云荒大陆的所有设定
*ooc一大堆,主斌雪,可能有原创人物出现
*有纯正师徒情,兄弟情,姐妹情,拒绝ky
*道济姓名选择其俗家姓名李修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『楔子』

这是一场和自己意志的较量,他揣着那个水沉木匣子,逼不得已要用师父亲手赐予他的光剑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。若是以往,用来诛妖邪斩奸佞的光剑他绝不会拿来做自己的拐杖,但如今他被困雪山,前路漫漫,不知何时才能穿过天阙到达桃源郡。相比起前几个时辰雪似乎又大了不少,极目远眺入眼的皆是一片毫无瑕疵的纯白。这条路,漫长的像是没有尽头。

不行,师父他们还在桃源郡等着,一定要把水沉木安全带回去。

大泽东边的慕士塔格...

©三个粒。 | Powered by LOFTER